言華夏禮儀之始而文治方興的背後 夕陽老人筆

來源:漯河網 時間:2021-01-12 10:23:00 點擊: 今日評論:

  首先為下文所綜十項主旨:

  (1)從首言河洛文化,前文早已發過。

  (2)敍述文中主旨:即中華禮儀之邦,開啓文化制度的先河。

  (3)只源秦始皇暴政,致使國家政權短命。

  (4)漢興獨尊儒術,倡馬、班之文,繼釋許、鄧為文的音義。

  (5)封建時代的科考,即是選拔人才的很大進步。

  (6)唐代之興,以文獨冠世界東方,招攬亞洲學子趨之若鶩。

  (7)中東地區,過往千載,宗教酋長一貫律令之嚴,割據一方禍起千年,故猶太教徒定居我中原。

  (8)往昔缺乏時代發展的{階段論}導致敗北可恥下場。

  (9)希夷夢的“宇宙渾天”思想,構思用心的可佳,如今高科技亦可仿行晝夜思想的凝聚於夢中成真。

  (10)爭當畸人、畸士,看似神仙,作神仙發展的規律。

  筆者於往日己在中原地區對上古軒轅黃帝的行蹤遺址做過詳實地考察,並寫出了萬言追蹤與尋覓,踵前接其後,如今再續華夏禮儀之始與文治方興的種種國家要事,溯其源究諸多亙古往事,還應遵循最早道教的來龍去脈的軌跡,原姜子牙在崑崙山接受元始天尊的派遣而下山,奉命輔佐周室,為此他曾在八十歲垂釣與磻溪,與周文王姬昌二人相識,當提到磻溪地,它就在今天的陝西寶雞市東南的磻溪潭,該潭水淵渚,有魚蝦之富,故姜太公垂釣於此方與文王相遇,二人言談話語有着情投意合而特別相契,遂由文王的禮賢下士之情,拜姜尚為相;從究姜尚下山之初,他曾事殷商,但遭紂王妃子妲己的陷害,他隨逃到西岐的磻溪隱居而垂釣,時偏與文王在一起,從二人相議而切磋琢磨中,他們大有滅商之志,這在《史記·太公世家》《六韜》《太平御覽》均提到此事,從查其遺址今在磻溪水旁有一巨石,傳為“太公釣魚處”該石旁原有太公廟,石南又有毋忌洞,毋忌其人便是磻溪一位樵夫,他是推薦太公與文王的説合者,並在磻水入渭水之口,還立有文王廟一座,內有所繪文王請太公坐車輦,而文王拉車之圖。他們相會一舉便完成滅殷而興周的壯舉,後來共同滅掉殷商而建立周朝時,於此文王之子周公旦為國遂作出“制禮作樂”,並使周朝的典章制度完備,方奠定了周王朝八百載的家天下,從制定的道德與禮儀,為世人遵循有方。

  後在東周春秋時代,孔子便做出向老子問禮,從究所問禮儀的遺址即在今日的洛陽老城區,它原有孔子專向老子詢問周禮典章制度的遺蹟,故孔子將其禮儀作出著述,傳於華夏後世,他們在洛陽互相有問必答,後以禮儀之制輔佐國家的發展形成政通人和的所在,這便是老子李耳掌管周朝典章制度的結果,方使周朝試行禮儀之久,源遠流長,它卻開啓了華夏禮儀之邦與文明國度的所致,其禮與文明的出現,即成華夏之民的遵循規章制度的先河。

  從而孔子儒學勃然所興,士人對詩、書、禮、樂經典必讀,大有教誨之美與樹人的高尚;予以文采所興又進入戰國,遂迸發出“百花齊放”而競相爭豔,於此竟又相臨強權政治的秦滅六國,並使秦始皇暴政凸顯而稱霸天下,進而有“焚書坑儒”的出現,致使“百家爭鳴”處於悽悽慘慘,趨向靜悄泯滅的鴉雀無聲;肆無忌憚的強權苛暴,民處水深火熱中;還有朝中上對將相朝臣又使用着刑法之酷,大有“五馬分屍,車列而死者,”其達官將相皆未逃脱,當時又有秦二世宰相趙高的獨斷、他“指鹿為馬”,顯露着一言堂的氛圍,其恐怖使蒞臨者則不寒而粟!卻表現出戰戰兢兢人心膽顫,故秦始皇方落暴君與朝代的短命下場。

  及至秦滅而漢興,直到漢武帝劉徹所當政,他便採納了董仲舒的奏議,在學術上“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反對暴秦“焚書坑儒”之患,從而國家走向文明而治的道路,將其所焚故有的“五經”重新恢復與整理,且邁入學必【中通快遞】坦蕩而彰顯的道路;為此相繼馬、班之文與許、鄭所釋文字與音韻的形聲,以通初學之門,捷登小學之路;從而使後來三國魏曹丕方作出《典論》一書,其中就在,<論文>篇什裏,所言:文禮之義,作出了種種品評,又明確點出文章是“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並鼓勵世人“不假良史之辭,不託飛馳之勢,而名自傳於後”。他對各類文體的特點,一一作出了歸納,又言創當以氣為主,並言“氣之清濁,不可力強而致”。舉此且在於為文有心人的恆念與意志的恢弘;當時又指出“貴遠賤近,向聲背實”的文風積弊,便不足取。今從曹丕《典論》中的文簡意賅和議論精切之念,不免使後來者大有仿行,例如陸機、劉勰,言文的深意必達人的心坎,論其精髓,它卻有着“過化存神”。

  綜合憶往,周代的禮、漢代的文、唐代的詩、宋代的詞,從沿革與發展的趨勢有着進步,但對拔取真才者,即是隋唐所創建的科考制度化為標立,便是封建王朝時代的一個很大進步,當被譽唐代發展之盛即在於此。談到過往創建的科考制,它肇端於隋而盛於唐,並逐步走向制度化的完美,卻成為中華選賢任能的一種主要手段,從科場考試一般程序來説:頭場為文,二場是經卷,三場是策問,通過前兩場的文與經卷後,最後進入第三場,便是在京的會試或殿試,它是由國君或宰臣出面,親自製策,作出問試舉子於殿前,條條口問,舉子回答,在答辯中對舉子考問寄予“察言觀色”,再揣摩對方的心意與其精神儀態的舉止是否獨到,方做出提名為官的後備;這便是上方議定考生説話的能量分寸和儀態的舉止,它又是重用而選拔入仕的關鍵。

  再從唐代科考“明經”取仕一項看,該“明經”原是隋煬帝所設置,進入唐代後更為方興,它是由漢代“五經”的詩、詩、書、禮、易、春秋,為隋、唐相承,隨後唐代又將【中通快遞】一事,即稱《三禮》(周禮、儀禮、禮記)三書銘於石,其中《禮記》中的<儒行>篇,並作出提示,是為儒子遵循道德之美,為其善做出修養的行動,它是以德“克己復禮”鞭策個人,方走向仁人志士,為國家做出不凡大業,使科考彰顯盛唐的保障;所言經典與盛唐繁衍之勢,遂勃興於亞洲的東西南北,例如,日本來華副使的朝臣仲滿,他在長安為了慕華親儒之風而心意重,便逗留於中國而不願回日本,故將仲滿之名改為朝衡,而他在長安之久習儒讀經。(參見《新唐書·東夷傳》)。

  其次,對儒家經典熟讀一舉成名者,尤其是新羅人金可記,高麗人崔致遠,大食人李彥昇皆榮登唐代進士,這便是大唐對外開放招攬人才之廣,不分流品之別,又無華夷之限,而得士之盛,堪稱空前。(參見《登科記考·敍》)後來唐代所遭五代之亂,北宋初年對此時局做出力挽狂瀾,遂走向太平之世五十年,為此宋太宗趙光義於時“偃武修文”,朝內官方大有編撰修書之舉,遂招攬學士李昉為領銜,即在北宋太平興國年代,並撰寫出《太平御覽》與《太平廣記》它對後來人起到一定的歷史研究價值,並在北宋太平興國的年代裏,而亞洲的中東地區只因歷代宗教制度的森嚴,酋長部落的高壓統治,其首領各據一方,挑起千年不斷的戰亂,故此“以色列教”徒的權門貴族避亂而遠來中國寓居於河南開封,樂在太平之世;他們原從天山南路而西來,以駱駝幫的漫遊遷徙,方定居於此,言該宗教名曰:“挑筋教”,又稱“猶太教”,或賜為“樂業教”,官方譯為“以色列教”;宋時開封所居猶太移民有石、金、李、俺、艾、高、趙等七姓,後從中東相續遷往開封者,增至十七姓而延續有百年,他們所作的禮拜,以誦經為“希拉伯文”,又堪稱滿刺加者。該教在開封設有“禮拜寺”,他們又與回民相居一起,久之,其生活趨於貧困,往往又與漢族通婚而同化,故此他們便把原有部族留下的《羊皮經典》聖經賣給英國人,又有所建的敍利亞【中通快遞】,他們又賣給德國人,(見《河南方輿人文志●第三編》),這便説明中東地區酋長宗教制度之嚴,劃分地帶各據一方,所殃起戰亂頻仍千載不斷,促使他們不得不做出背井離鄉遠涉之途而來到開封,只緣北宋初年對五代曾做過撥亂反正而步入太平所致,方遷於此。通